陌染

真爱:朱一龙,乔振宇
cp:蔺苏,朱一龙乔振宇水仙,楼丽,龙我

【巍生扩梗】你对力量一无所知

#求红心求蓝手求评论鸭,自割腿肉的动力鸭,小笼包们来唠嗑啊

#连载苦手,空有脑洞串不成文

#所有巍生记梗都可以当作浮生六记的文,因为不知道正文会写到什么时候,都是想啥写啥

#今天也要爱全世界最好的居居


罗浮生睁开眼便在这了,他脑子还有些糊,觉得自己似乎忘了些什么事情,不过想来记不牢的便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了


他不认识这个地方,冰冷,幽暗,诡秘...可一向怕黑的人却并不害怕,这里有熟悉的气息...罗浮生熟悉的不能再熟悉,是天鹅交颈的亲密,他怎么会怕呢

——————-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并没有黑能量的散布,肉体凡胎的枭小之辈,斩魂使不屑

手起刀落,一步杀一人,刀刀到命


“你..你是什么人...”退无可退的男人还一脸不甘的疯狂之色,他不甘心,怎能甘心?步步为营,机关算尽,落得这个下场


“你问错了”夜色之中,黑袍之下,冰冻三尺,“本使,非人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罗浮生于黑暗中摸索,仿佛是那人气息的牵引,走着走着他开始看到光..

他看到天地初开,万物伊始,三圣出世,女娲造人,始有三尸,神农遗火,鬼王降世,鬼族初起,天地初乱,女娲殉道,昆仑祭灯,四器封物

一切对罗浮生来说,就像看了一场壮丽恢弘的老电影,是话本中的远古传说

他看到了沈巍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不可能..怎么可能..不要装神弄鬼!谁?!!你到底是谁?!”一身狼狈,穷途末路,已然癫狂,“罗浮生是不是?!你怎么还没死?!千刀万剐都不死?玉面阎罗是不是?真当自己是阎罗王了?!世界上什么逃得过子弹?我不信!!给我杀了他!!”

最后一条兵线

枪弹疯狂的扫射,吐出火舌,四面八方,寻常人怕早死了八百回..

那,又如何呢?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遇昆仑,游八方,受神格,负使命,行世路,护众生

一万年点滴,在罗浮生眼前,如浮光掠影,那个如夜的身影,让他移不开眼...

罗浮生有些怔愣,这是什么?真的是沈巍么?

双生鬼王?斩魂使?四圣?一万年?

天..

如果是真的?他妈的怎么熬过来的...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不...不可能!怎么可能?!”弹尽粮绝,苟延残喘,难堪至极


众人集火之下,毫发无伤,那些子弹仿佛都被黑夜席卷,无影无踪...

瘫倒在地的人到现在也还没有明白,这不是一场较量,是单方面的屠戮,所有的一切从开始就是无畏的挣扎


“阎罗王?阎罗王算什么东西...”一声呢喃,散在沉沉夜色,却尤为可怖..


没有什么快得过斩魂刀,但斩魂使不急,轻易的死亡太过便宜,上有四十四重天,下有十八层地狱,急什么,慢慢来

死亡与夜色为友,揭开黄泉的一角...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画面已然消失,周围还是一片黑暗,眼前有课大树,泛着幽幽的冷光,有什么沿着他的下颚线滴落,罗浮生抬手糊了一把,觉得自己有些不清醒..

沈巍呢?沈巍在哪?罗浮生还来不及想自己在哪,也没有办法思考任何逻辑问题,他想沈巍,想拥抱,想亲吻,想抵死缠绵


“浮生,你在这里”

“沈巍..”

“嗯,我在”

“沈巍..”罗浮生几近失语

“嗯,别怕,我们回家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罗浮生醒的时候,已经过了晨光熹微到了艳阳高照

阳光钻过窗子,撒了一室暖色

他看见沈巍倚在床边,闭着眼,长长的睫毛在沈巍的脸上落下光影,还是那么好看...他家沈老师呀,全世界最好看..

“怦,怦,怦..”

他听见自己的心跳加速的声音


强有力地,仿佛不曾停跳过


他觉得他好像知道了些什么,又好像忘了些什么

不过那都不重要了,他想

罗浮生笑眯了一双桃花般的眼睛


——

——

——

——

——

阎罗王:

不算东西不算东西,惹不起惹不起,溜了溜了

判官:

年轻人干什么不好?唉...怎么就被猪油蒙了心呢

干什么,干什么呢?!油烧热了干净泼,刀磨好了赶紧剁,诶诶诶,细致点,别搞死了...还一万年呢…慢慢搞

评论(3)
热度(70)

© 陌染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