陌染

真爱:朱一龙,乔振宇
cp:蔺苏,朱一龙乔振宇水仙,楼丽,龙我

痴(蔺恭,本人没看过琅琊榜,人物可能ooc)

乔家之卓莉:

(第一次发,有点紧张,再次声明,没看过琅琊榜,人物可能ooc……里面有肉渣……)

少恭竟又回到了青玉坛。

稍后他便发现,自己是回到了与屠苏相识前。少恭不欲知道为何如此,想起蓬莱与屠苏的那场决战,想起与巽芳一同丧生的那场业火,少恭叹了口气。

这一世他没有了魂魄的困扰,也不欲与巽芳再相认,只求流连山水,一世逍遥。

给雷严留了书信,也不欲多管他人之事,甚至连寂桐也弃了,便抱琴而去。

天大地大,任君逍遥。

……

最近江湖又开始沸腾,传闻是有“琴仙”名欧阳少恭者,奏琴天下一绝,据说每次奏琴都会引凤鸟来朝,千里万里,不辞辛劳。

琅琊阁阁主对此十分感兴趣。

“哎你说,这个欧阳少恭,真的有这么神奇么?”阁主冲着梅长苏问道。

“天下奇人异事确实很多,但引凤鸟来朝此等事……”梅长苏皱了皱眉。

“我也觉得有些太过不真实。”蔺晨点了点头。

梅长苏摇了摇头,“结论未免下的太早了。”

蔺晨笑了笑,低声道,“倒是有趣。”

某日蔺晨出去为梅长苏寻一味药,手不小心被刺破,心下一沉,还没有所动作,便晕了过去。

然后便是在淡淡的琴声中醒来,抬眼寻去,果然见一纤细背影正于门外奏琴。

莫不是女子?蔺晨心下想着,从床上挣坐起来。

琴音停。

那“女子”转身,盈盈水目看向蔺晨,笑道,“兄台醒了?”

蔺晨心鼓一阵急敲,心道竟是男人!平静了下来,蔺晨整了衣服,道“多谢恩公救命之恩,敢问恩公如何称呼?”

欧阳少恭笑了笑,“举手之劳,不必言谢,在下欧阳少恭。”

蔺晨震惊,“原来这就是大名鼎鼎的琴仙欧阳少恭!久仰久仰!我是蔺晨,琅琊阁的阁主。”

“哦……蔺兄如何得知我的名姓?”

“江湖上都传遍了啊,你不知道?都说你奏琴还会引来凤鸟呢!”蔺晨惊讶。

欧阳少恭失笑,“承蒙他们抬举,在下受宠若惊。”

蔺晨楞楞的看着他笑,笑完才赶紧回神。

“你都不出门么?要不竟不知道外界怎么叫你的?”蔺晨疑惑。

“为何要出门?”少恭起身,站在窗前,“出门久了,反而容易忘归家。”

蔺晨在这一刻就突然想去抱一抱他。当然他没有,他脱口而出一句话,“少恭,跟我走吧。”

………………

半年后。

一个平整的山崖上,有一人正于凉亭中奏琴,琴声悠悠,使得凉亭外的人不自禁的指剑和琴而舞,一琴一剑,好不相配。

一曲毕,蔺晨收剑沉气,走进凉亭。

少恭正闭了眼睛感受琴的余韵,不防一只爪子已经摸上了他的腰。

“少恭的琴是越来越精进了……”少恭还没说什么,便被强行拉过去,“让我看看你的吻技精进了没有……”

少恭还未开始推开,便被他低头衔住了唇,也就任他去,顺手揽住了他的脖子加深了这个吻。

吻毕,二人都有些气喘吁吁。

“长苏……怎么样了?”少恭问道。

“走了。”蔺晨皱眉。

“无碍,顺其自然吧,他若要离开,我们何必阻拦,尽人事便够了。”

蔺晨点点头,吻了吻怀中人的额头。

………………

“阁主,有一男子找少恭。”

“嗯?去看看。”

蔺晨打量着这个黑衣少年,竟然是找少恭的……

“你来找少恭干什么?”

“带他回去。”黑衣少年冷声道。

“这里就是他的家!”蔺晨高声道。

“屠苏?”

“少恭!”

“少恭!”阁主不可置信。

“少恭,桐姨快要……”

“走,去我房间说。”

蔺晨皱眉,又不好反驳少恭,只能在外头候着。

一个时辰之后,屠苏离开了。

蔺晨立刻进门关门顺势将少恭压在门上。

“你们说了什么说这么长时间?”

少恭推他,“能说什么,就是一些私事,你先放开……唔……”蔺晨狠狠的吻上那招人恨的朱唇,反复蹂躏。一把将少恭抱起来,“我要检查。”

………………

纱帐被夜风轻轻吹起,露出里面不停耸动的棉被,和撩人的喘息……



评论
热度(48)
  1. 陌染顾辞魂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陌染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