陌染

真爱:朱一龙,乔振宇
cp:蔺苏,朱一龙乔振宇水仙,楼丽,龙我

愿为你(蔺恭,人物ooc,自割腿肉)

乔家之卓莉:

少恭不小心离开了那个世界。明明上一刻还在自闲山庄,还在被雷严困着。可是屠苏他们一进来,那玉衡却不受控制的放了光。

于是他醒来便到了这里。

他感受不到他的半魂,也找不到屠苏他们。明明很快就要成功了啊,上天又是闹的哪一出?

呵。

少恭走在街上,满目陌生,听人说有琅琊阁无所不知,便准备去试一试。

“呦,美人~”少恭不欲理会这调戏女子的事便没回头,正走着,忽觉袖子被扯住,回头,竟是一个与自己相仿发式的男人拉住了自己。

“兄台有事?”

那人摇摇头,“这么美的人儿竟是男子……不过男子又何妨,美人,跟哥哥喝一壶去么?”

少恭心思急转,皱了皱眉,笑道:“自然是可以,兄台请客?”

那人哈哈大笑,揽了少恭的腰便向附近的酒馆走去,“好,爽快,哥哥带你去喝酒”

说着还抚了抚,心道这腰真是比女子还好哇。

通过这次对饮,少恭知道了这是什么地方,还知道了这色鬼竟是琅琊阁阁主蔺晨。

少恭无意江湖朝堂的纠缠,却对琅琊阁产生了极大的兴趣。

他感觉他很有可能会在那里找到回去的办法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少恭凭借三寸不烂之舌让蔺晨收留了自己(其实他完全不用这样,他只要肯献身蔺晨肯定一切听他的),从此便在琅琊阁偏院住了下来。

有人劝蔺晨不要收留欧阳少恭,因为他来历不明,如此随便留下他,恐有不妥。

蔺晨则表示,如此美人,温和似水,怎会有什么不妥。

众人无奈,便去求梅长苏。

梅长苏皱了皱眉,准备去试探一下这个欧阳少恭。

……

还没进门,梅长苏便听见一阵飘渺的琴音飘了出来,踏入门去,便看见少恭正抚琴冲蔺晨回头一笑,笑容让梅长苏恍惚了一阵,再回神,竟见蔺晨早已扑了上去抬起了少恭的下颌。

“……咳咳!”梅长苏圈手抵唇咳了咳。

“长苏?”蔺晨疑惑,整了整衣衫捡了扇子奕奕然走了过去。

“听闻欧阳先生琴技一绝,特来拜会。”梅长苏笑道。

“谬赞,不过娱人而已。”少恭笑着摇头。

“要听琴?来呀,来来来,一起。”蔺晨笑着拉着梅长苏让他坐下。

“少恭观梅兄面色苍白,恐是病了吧,莫不是中了寒毒?”

蔺晨与梅长苏同时一怔。

“药物不一定有效,少恭有一方法,不知梅兄愿不愿意一试?”随手抚着琴,少恭笑道。

梅长苏与蔺晨同时正了脸色,望着少恭。

少恭取出一颗药,“赤炎丹,去除寒毒,吞噬初时身体犹如火烧,挺得过去便是新生,挺不过去便是灭亡。”少恭看向梅长苏,“愿不愿意一试?”

蔺晨拿过药丸闻了闻,看了看梅长苏,又看向少恭,“想不到少恭竟有如此宝物,然而,不需要,你男人我怎会连这点事都要你出手。”

“不……”梅长苏欲反对。

“闭嘴!”蔺晨瞪他,“你先回去!”

梅长苏无奈,只得回去。

蔺晨将少恭扑倒压在身下,笑道,“少恭想要做什么?不如少恭将自己给我,以后,我的就是你的,如何?”

少恭望着他戏谑的眼眸里被深深掩藏的诚恳,鬼使神差的答道,“好……”

蔺晨低头狠狠吻上那水色的唇,辗转缠绵,啧啧作响。

衣服被一件一件抛出,低低的呻吟声和剧烈的喘息声不断重合,偶有调戏声又会被少恭用唇堵回去。

红绡帐暖,倒是适合共赴巫山。

………………

少恭成了阁主夫人,不仅治好了梅长苏的病,更是助萧景琰夺得了王位,待一切事毕,梅长苏欲感激他们时,蔺晨与少恭却早已离开,少恭欲与蔺晨一世快活,浪迹天涯,蔺晨亦愿与少恭把酒言欢,抚琴舞剑,偶尔巫山云雨,亲密无间~

——————完结——————



评论
热度(50)
  1. 陌染顾辞魂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陌染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