陌染

真爱:朱一龙,乔振宇
cp:蔺苏,朱一龙乔振宇水仙,楼丽,龙我

【蔺苏】共长生(一)

彼时正值开春。绿柳抽新芽,枝头鸟啼起。日煦风和,万物生灵复苏之像...
晨光熹微,第一缕微光,穿透纸窗,溜进屋里的时候,梅长苏醒了,还未睁眼,大约是毫无知觉太久,还未适应得来。但也确实是醒了..
在这之前,饶是运筹帷幄,智计无双的江左梅郎。也不曾想过,自己能过得了这一劫。毕竟当时惨状,无以言表。最后几日,是怎么过去的呢?神智不清是小,如当年拔毒的挫骨之痛,腥甜上喉,止也止不住,每一日俱是生死煎熬。放浪形骸如蔺晨,束手无策之际,也神色颓败,目露猩红...
终于睁了眼,清清冷冷的晨光,衬得无人的屋子,清寂许多。梅长苏有些恍惚。这是...江左盟?
本以为就算醒过来,也应当是琅琊阁,第一眼见到的,也应该是那个人放大的脸,戏谑的神情,照那人脾性,没准还调笑一句:呦!醒了?不好意思啊,没让你死成!
没有,不是琅琊阁,更不见蔺晨。对了,蔺晨呢?不该不在的..
张口欲言却无声,试着活动身体,果然是睡的太久太久了,四肢百骸都绵软无力,难以动弹。直到冷光染上暖色,敞亮了里屋的时候,梅长苏才勉强坐起。
听见门外耳语之声“蔺少阁主说宗主今明天会醒了,不知道...”梅长苏垂了眸子,睁眼没见到那人,无端的失落…
“蔺晨...”张嘴念了那人的名姓,声音沙哑难辨,咬字都不清晰了。他到底无知无觉躺了多久,也许比他想象的要久得多...这么久了,他是怎么过的呢?
“蔺晨..蔺晨..”呆坐着的梅长苏,脑海里漂浮过许多东西:少年林殊,改头换面的梅长苏,琅琊榜首江左梅郎,搅弄风云的谋士苏哲...一帧帧的画面最后都成了一袭月白,和一面不染红尘俗世的明眸笑颜…一遍遍唤着这个名字,声音逐渐清透。他原以为...到头来却是放不下...
“刷——”门开了,来人却愣在了门口,紧接着是一阵嚎啕“宗主醒了!宗主醒了!...”是黎纲。
闻声而动的一抹蓝影,已然蹿到了梅长苏怀里。一声声呜咽的“苏哥哥,不走!”。反应过来,梅长苏伸手环住孩子,缓缓安慰着“飞流乖,苏哥哥在,不会走了,会一直一直陪着飞流的。”
甄平赶忙拉了晏大夫,过来诊脉,老头子依旧吹胡子瞪眼睛;吉婶听见了,匆匆进了厨房,苍天垂怜,宗主醒了,要吃好的!
都在,都在,唯独,不见了蔺晨...
诊了脉,晏大夫叮了几句医嘱,还不让长苏下床,便带着甄平去煎药了。屋里只剩还扒在梅长苏怀里的小飞流,和还在一把鼻涕一把泪的黎纲。
“飞流乖,别难过啦,苏哥哥在这里,等苏哥哥好了,就带咱们飞流出去玩儿,好不好呀?”一边哄着飞流,一边问黎纲:“好了好了啊,哭哭唧唧个什么,我是醒了,又不是去了…话说回来,怎么不见蔺晨?”终于还是问了..
“呸呸呸...宗主别说不吉利的。”一边抹着泪,一边思索要如何答话。那边飞流已经接话,声音嚅嚅:“送,江左盟。今天,会醒。回去,琅琊阁,昨天!”
“飞流是说,蔺晨哥哥送苏哥哥到江左盟,说苏哥哥今天会醒,然后昨天回了琅琊阁?”
“嗯!一个人,不好...”飞流少年心性,什么都摆在脸上,低落的情绪也是这样明显。
“对,蔺晨哥哥一个人不好,过两日,飞流跟苏哥哥一起,我们上琅琊阁踢馆去!”

评论
热度(36)

© 陌染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