陌染

真爱:朱一龙,乔振宇
cp:蔺苏,朱一龙乔振宇水仙,楼丽,龙我

【蔺苏】共长生(二)

蔺晨此人啊,别人不了解的,只说琅琊阁少阁主,肆意洒脱,放荡不羁。可作为知己,就如蔺晨懂得梅长苏,梅长苏也知道蔺晨。
琅琊阁少阁主,放浪形骸,一双眼,太过透彻,看尽世间事,不染红尘色。似乎对什么都不大上心,过分的在意。不似他梅长苏为执念生,为执念死。蔺晨没有,他没有执念,没有那些求不得,放不下。大约是因为没有什么,能够长久地在他心上,扎根深种。
换言之,蔺晨何尝又不是因为世事人情看得太透彻,所以也从来不人什么人事停在他心里,更不会有什么真心交付了,把自己的心守得好好的,才好。
可偏生,这样一个妙人,在情之一字,还是栽了跟头..
梅长苏当然也明白,知道不是懂得。从前,无论什么身份,作为谁而活。一路而来,梅长苏牵挂的人事太多,放不下的家仇国恨,还有林殊不死的执念..这一切一切,都迫使梅长苏对于蔺晨,只能知道,不可懂得..
梅长苏啊,阴诡之人,不择手段,机关算尽,杀人不见血……
他,何德何能?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距梅长苏醒来已有半月余,一切仿佛回到最初的模样,江左盟上下一派和谐,大小事甄平和黎纲都能操办得有条不紊,劳烦不到梅长苏。
苏哲已逝于军中,至于江左梅郎,各类传言,众说纷纭...可江湖还是那个江湖,江左盟第一帮派的地位不可撼动,这就够了。其余的梅长苏不甚在意...
他在意的,大概是那个窝在山上,半点儿影都舍不得露的人吧…
院子里,梅长苏揣着书,一手无意识地搓着衣角,倒是认真思忖的模样,只是这书页,一个晌午也未曾翻动过...
终于想出了什么门道似的,梅长苏一手撂了书,抬头喊了正在房顶上吃瓜的飞流,声音还隐隐带着林殊的朝气
“飞流啊,下来!收拾收拾,这江左盟咱们不待了!”
蔺晨啊蔺晨,既然熬过了这一遭,你不来,我便不会去寻你么?
天色正好,这春天啊,总归是要来的..

只是梅宗主这一喊,不止惊掉了飞流手里的瓜,还惊了咱们黎总管一个趔趄…
发生了什么?
宗主怎么了?
为什么不高兴了?
这是要上哪去啊?
诶!宗主别走啊……

评论(7)
热度(24)

© 陌染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