陌染

真爱:朱一龙,乔振宇
cp:蔺苏,朱一龙乔振宇水仙,楼丽,龙我

说说天真的我哥和不够天真的其他人

月神:

纯而又真,是被神所爱着的人。


咖喱:



其实明早还有早课,但有些话憋着不说,大概也是睡不着了。


作为一个球迷,粉圈吵架的事儿可真是看得太多了。作为曾经西甲宇宙队的球迷,和隔壁的世纪撕逼几乎每天都在上演,作为网球圈现任GOAT的粉丝,关于你家和我家究竟谁巅峰期更厉害,谁有风度谁在诈伤,也是无尽的口水战。但是娱乐圈撕逼,我倒是头一次涉猎,每次还因为首页一片和平,只是偶尔有一两朵小浪花,还因不明情况,想方设法地去了解事件的全貌,来做出自己的,抛开一个粉丝身份的公正的评判。


可能是读了新闻学专业的缘故,自己要评判稿子,自己要接受伦理教育,自己要写的出服人的稿子,自己要随时提醒自己新闻伦理,我对客观性和准确性的要求越来越高。后来对每一个吵吵嚷嚷的事件都愿意从两边求证,去揣摩两方,乃至三方的心态,最终都能明白这争吵的症结,却也无奈,无法解决,只能自己安慰自己,毕竟人都是情感动物,情绪上来了,不喜欢听客观道理的。


今天看了我哥2007年接受的一篇堪称我看过的里面,对他个人自我剖白最彻底、最细致的一篇访谈。可能如该记者手记里所说,他们长谈了四个多小时,又有可能是我哥当时还年轻,也还未成大名,拿得出时间,也有兴致对自己做一番解读和表白,我在想,或许这也是他认识自己的一个过程呢。


这篇采访的名字,叫《靳东:因为我喜欢演戏》。时至今日,纯粹的让人想落泪。因为他喜欢演戏,因为他觉得一切的基础都是要把戏演好,在如今他的所有访谈中,最核心的最明亮的仍然是这句话。最近他也说:享受生活,认真工作。


不得不承认,之前我对我哥也是有更多期待的。我初识他的时候,大多数媒体也正初识他,迫不及待地要采访他,想要给饥渴的公众八八看这个戏里的明长官现实中是个怎样的人。很可惜,他们大抵是没有能力拿出足够分量的四个小时去了解他的,或许半小时,或许几分钟,更不用说这样的了解,往往并非是让我哥自己去讲述自己,而是问答,以自己预设的问题向我哥求证,然后根据我哥的回答去解读。这样的采访是浅的,是迅速满足公众好奇心的产物,是还需要后续很多的深度访谈来补充细节的,同时,也是最容易开始被打上标签和烙印的。


当对一个人还不熟时,什么最重要?当然是记得住,而标签就是记得住的产物,毕竟如果不是爱到深处挖到极致的粉丝,谁能花得了那么多时间去了解的那么深入啊。所以,很多标签就应运而生了,半年后,还具有顽强的生命力,“老干部”“读书广博,学识过人”……我现在看着都想哈哈大笑,大喊一声“哎哟这人设确实是崩了呀!”是崩了呀,不过这可不含任何贬义,反而让我高兴,因为这人设本身就不是他的,终于把别人给他戴的帽子给摘下,还原一个最真实的他了。只要能够花点时间,在新媒体的稿件和口耳相传以外去了解他的人,就会在伪装者花絮或者各种私下的见面会上发现,我哥这人是多么活泼,多么喜欢开玩笑,“老干部”哗啦啦碎掉。就会在他的生日会视频和人大健谈会上,发现他挺羡慕念综合性大学的学生,看到他自己疑惑自己的”文化人“标签:“读了哪么多书啊?也就上学的时候认真去看了很多戏剧和艺术作品,以及后来养成了读书和尊重文化的习惯“,发现他从来只表示想要和大家一起多读书学习的态度,而非说自己是个博览群书的文化大家。


可是,这是粉丝才能看得见的啊,只有可爱的粉丝们,才能不求回报的花时间去真正了解一个人的灵魂,不论他或她最开始是被这个人的哪一点所吸引。我得说,我看到这些标签和人设一点一点被消解掉,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,因为我从没要求过他就得是这样,也知道在新媒体传播的环境下,一个人没法通过他人转述的只言片语展现出他的全貌。我哥老说演员行业从业门槛越来越低,传播行业则更甚,作为新闻学子我心知肚明,谁知道自媒体,乃至部分社会媒体背后执笔的人新闻专业主义素质几何?想为了更佳的传播力修改部分词句,突出部分特点,让观众更惊讶更受冲击,真是太容易了。作为一个新闻学生,尽管我竭力避免这点,也无法否认自己也使用过这些手段。抛开这些被建构出来的人设,我只想看,也确实看到了我哥身上最美好的闪光点,他是一个合格,甚至堪称优秀的演员,他无时无刻不在强调戏的高品质以及演员所需做出的努力,他不愿意过多暴露私生活,是为了隐藏演员本身而达到角色的真实性。一句话,他喜欢演戏,他认真演戏。


这还不够吗?他是个好演员,何须强求他一定保持干部作风,或者奋斗成文化大家?我曾经也信了那些标签,将他抬得很高,后来他走下了这个神坛,却以真实的姿态,走进了我的心里。我对他唯一的期待,就是他是个好演员。


何况他还满足了我的很多其他期待,其中最让我觉得难能可贵,乃至让人心疼的,还是那份真实和一定程度上的不设防。


看过很多接送机视频,那种环境下,人真实的反应很难被隐藏。他一直保持温和和友好的态度,偶尔微笑,最让我惊讶的是,有人问话一定回答,甚至我看到有人说,他下意识就回答了,过了会儿又忘了自己说了什么,还反问人家姑娘。过年去哪儿玩?XX剧在哪儿宣传?XX什么时候播?累不累?知道的就说了,不知道的也要给个回答。我听着虽然很温暖,还是有点担心,也有点了然,这么直白的性子,虽然他在采访中表示自己已经懂得“见人说人话,见鬼说鬼话”,我还是怕他会因为太耿直而吃亏。事实上也确实如此了,一句话,删掉几个代表程度以及条件的限定词,马上就会变了味。因此“没有像戏里那么了解”就变成了“不熟”,笑着说出来的话也变成了两个冰冷的字。对他人的严要求,或许是伪装成严肃的善意提醒变成了毫不留情的斥责,再加上撰稿人的部分“合理想象”,就成了另一番模样。有的人看了,情绪立刻涌动,我的天,那还了得!路转黑啊!又是信息不对称的问题,又是在人际传播中突出了部分重点,或者主观解读后的产物。可谁又知道,严于律人的背后,可是数十年的严于律己,是大学里每晚四五个小时的睡眠,是因为认真排戏周末不陪女友逛街导致分手的认真。


唉,其实任何事都一样,了解的越多越知道真相,了解的越少越容易受蒙蔽,去和他讲,还得无可避免地扣上一顶“你自然维护他”的帽子。


所以有的时候我真的希望我哥再世故点,再对媒体和其他人的目的懂一点,能别那么耿直,稍稍保护自己,别被其他人利用了一点。可是靳东先生这十年前就在访谈里一露无疑的美好品质,到如今也保存地如此完美。如果说有人能称的上是坚守本心的话,他一定能算上一个。这是他的铠甲,却也成了被人攻击的软肋。


如此一看,如何叫人不心疼。


那位记者朋友在采访后记里说:但愿的是,他成功之后,不要失去的是这样一份真纯和坦诚。我想,现在可以得见。


今年我哥就要四十岁了,他曾说不敢说指望着此时“不惑”,大概也只能“而立”。我想“而立”所代表的人生目标和个体责任,他已经做到了。享受生活,认真工作,这是他对自己的期盼,也是我所有的心愿。


信息的不对等,目的的不单纯造成的误解无可避免,如果可以,我只愿它们都像广州此时的回南天,只是偶尔叨扰一下我们,而他的生活还是风和日丽,一片蓝天。


他喜欢演戏,让他专注于自己的所爱就好。


想要达到这一点,说完了新闻,需要说说公关。我哥对这些事,过于纯,没有太多头脑,甚至说因为不重视而觉得无所谓。这确实也符合他的初衷,适合做一个行动大于一切的演员,而非能说得出漂亮话的明星。那么既然如此,他想纯粹,当然可以,那么他身边的人,他的团队就应该在了解这一点的基础上帮他规避风险,助他一臂之力,不让他为这些事所扰,这也是为他的未来做长远的打算。


客观因素无法改变的情况下,主观努力也是可以的,必要的。


评论
热度(318)
  1. 陌染Artemis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陌染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