陌染

真爱:朱一龙,乔振宇
cp:蔺苏,朱一龙乔振宇水仙,楼丽,龙我

【蔺苏】十五题(二)

【高三狗,忙乱的小段子,我也不知到自己在写什么】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(˶‾᷄ ⁻̫ ‾᷅˵)
(二)抱“团”
唔,从梅长苏开始,蔺晨就自动成为一只人形取暖器,没有更好使,只有最好使。这是琅琊阁,江左盟上下都知道的。如果有不知道的,也是装作不懂不知道的...

可在梅长苏之前,林殊的时候,啊不,是团子的时候,角色可是反过来的...

彼时火寒之毒未除,没有挫骨削皮,还在调养生息的时候。林殊还不是梅长苏,说是林殊似乎也不恰当,毕竟属于林殊的一身明媚已随梅岭硝烟覆雪而逝…

蔺晨,琅琊阁从不着调的少阁主,见到被他爹捡回来的一“团”人的时候,像是发现了新大陆。他打包票,这人浑身白绒绒的毛,手感绝对不比他前些日子闲得没事做的狐裘差!这样的话…让他占着自己的床位这回事,也没什么...对吧?

这是林殊在琅琊山呆的第一个春夏,皮肉伤此刻已经好的差不多。除却口不能言,一身白毛,发病难搞以外,平时并无什么大问题…

只这么些日子,毛团殊可是被蔺晨缠了个彻底。

“毛团,来来来,喝药喝药!”幸灾乐祸脸。
“毛团,闻到没,上好的百花酿,真香!可惜...你不能喝,就闻闻吧!”幸灾乐祸一字笑。
“毛团,你这一身毛,可是那绝好的狐裘也比不得的,介时拔了毒,倒是可惜....不如剪了做裘衣怎么样!”(˶‾᷄ ⁻̫ ‾᷅˵)
“毛团,.....”
...

换了从前的林殊,定是一踹十丈远..
可现下也只有腹诽的份……

但其实,相处久了,这个人也没有这么讨厌。
琅琊阁少阁主,放浪形骸,旷达通透,不可否认,是个妙人。毛团殊如是想。
尽管如此,看着整个扒拉在自己身上呼呼大睡的人,还是一脸嫌弃..

之前,蔺晨只觉得毛团的毛手感好,入了夏,却发现,这真真是个极好的~

中了火寒之毒身子骨比常人冰凉许多,加上一身软毛,于蔺晨而言,可不就是顶级毛绒抱枕么?清热消暑,夏日必备!

“啧啧啧,团子,之前怎么没发现你简直是消暑必备呀!”歪倒的少阁主如是说。
“......”嫌弃撇过头..
“哎呀呀,不要愁眉苦脸啦,一点都不可爱!”
“.......”
“说起来还真是舍不得,来年这个时候,你就该不是这般模样了。”一直没个正形的某人忽然就褪了玩笑之色,“来年今日,坐在这儿的,必是一翩翩佳公子。”
“.....”林殊转过头,看着这个不知怎的,忽然就变了气质的人,一脸莫名。

“火寒之毒虽为奇毒之手,但琅琊阁的招牌,总不会砸在你个毛团子手里的,不必忧心。”他说。
“.....”林殊看着这个说着不必忧心的人,觉得空气中有什么变了,哪里变了?说不出来..

“过了这个夏日就该拔毒了,届时,你身子定是比不得现在的,不过不要紧啊,看在你给我当冰袋的份上,大不了我给你当暖炉啊…”
“.....”啧,闷不要脸
“嘿,你还嫌弃!小没良心的,早知道一定不治!”
“.......”
“你瞪我?还瞪......”
.........
.....
....
什么?你问然后?
然后啊…
咱们丰(xin)神(kuan)俊(ti)朗(pan)的少阁主就给一个叫梅长苏的人做了一辈子暖炉...

评论(3)
热度(21)

© 陌染 | Powered by LOFTER